2014年6月25日


最近很喜歡他們 (Merk & Kremont) 有點瘋狂的風格





尤其是 Miami 82

2014年6月24日

linear workflow...why?


很多地方都會教你怎麼在 CG 軟體裡維持 linear workflow,但是你可曾想過...WHY? 為什麼我一定要走 linear workflow?為什麼我在 Nuke 的 Read node 選對了 color space 看到的顏色卻和客戶附帶的原始素材差這麼多?WHY???

color space 就像一副有色眼鏡,如果今天在一個很純潔的環境用一盞白色的燈打在白色的板子上,然後請你帶上一副紅色的眼鏡。我問你「這塊板子是什麼顏色?」,也許你會不加思索回答紅色,也許。也許我們該把這個問題釐清得清楚一點,如果我分別問你「這塊板子實際上是什麼顏色?」和「從你的眼鏡中看到的這塊板子是什麼顏色?」,這樣答案就變得非常清楚-『這塊板子實際上是白色,但是從眼鏡裡看過去是紅色』。如今關於這塊板子的顏色有了兩種答案,然後我們把眼鏡換成綠色的,再同樣問了這兩個問題。答案會是-『這塊板子實際上是白色,但是從眼鏡裡看過去是綠色』。在兩個答案之中有個答案永遠是一樣的,就是實際上板子的顏色永遠是白色,這是真理,這是科學現象。如果我們利用科學的方法測量這個板子在環境中的顏色然後放進電腦裡用數字表示,這就是所謂的 raw data,也就是 linear color space,它是關於真實世界中的色彩訊息最標準的值,它不受到任何其他因素的影響。接著我們試圖去讓這個值在螢幕上顯示出來,讓大家可以透過螢幕看到科學記錄下來的顏色,就在這個時刻!!我們發現了一件事....

挖操!太暗了吧!我們用肉眼看到的可不是這樣啊!

是的,因為螢幕構造的原理讓當初我們記錄下來的顏色看起來很暗,這是螢幕的錯。為了在螢幕上看到我們記錄下來的顏色能夠更接近肉眼所看到的環境,我們毅然決定將原本紀錄的顏色調亮,這就是 sRGB。

如果問題不是只有亮度呢?如果在一個白色的環境放一顆白色的球用一盞白色的燈打下去,再用你的寶貝攝影機拍個特寫,然後放到電腦裡看。你發現看起來有點昏暗,亮的地方瀰漫著一種淡淡懷舊的黃色,暗的地方有種詭異的綠....這...

『這...這...這太棒了!!完全是我想要的感覺!』你興奮的如是說。(難怪它是你的寶貝攝影機)

但是你覺得這顆球太孤單,想用電腦做一個 CG 的球放在它旁邊,用合成的方式。在 Maya 中,你唯一會用的 CG 軟體,白色的牆壁和地板、白色的球、白色的燈....很科學,很符合當初我們設定的環境。但是這樣卻算不出來淡淡懷舊的黃色和詭異的綠。該死!怎麼調顏色都不像你用寶貝攝影機拍下來的畫面,完全不對,就算差一點也不是你想要的那種感覺。所以你就打電話幹爆攝影機廠商,說用他們家攝影機拍出來的畫面,不科學。

藝術家要的 fu 當然不科學。攝影機廠商也知道這一點。

攝影機廠商做了許多測試,然後給了你一個數據,這個數據就是告訴你用他們家攝影機拍出來的畫面跟所謂的「科學」差了多少,這就是寶貝攝影機的 color space 和 linear color space 的差距。有了這個數據,你就可以把本來拍攝出來很有"fu"的畫面,轉換成符合科學紀錄的顏色。或是也可以將"很科學的軟體(Maya)"算出來的圖用那組數據轉換成很有"fu"的畫面。如此一來,一切都搭上了。

Nuke 是完全面向 VFX 的軟體,它知道這一點,大家都要遵循 linear workflow,否則在合成的時候會出問題,絕對不是只有剛剛那種感覺不感覺、科學不科學的問題。CG 合成在很多時候圖上所包含的資訊不是只有顏色,還有更多的數據,它不能依照 color space 去做改變的。z-depth 不能因為你用 sRGB 就讓物體變得更遠,它必須要避開 color space 的影響。所以當你在 Read node 對素材選擇正確的 color space 之後你看到的會是-linear color space(Nuke 會根據你所選擇的 color space 將素材轉換成 linear color space)。因為你必須在這個 color space 底下做事,處理從 CG 軟體過來的圖做合成,然後在最終的時候,再轉換回去。

將 linear color space 轉換成「很有感覺的 color space」是最後一關才要做的事。sRGB 也不例外。尤其是現在 render pass 或 AOV 大行其道的年代這點更為重要。原本只是一張 sRGB 的圖,卻因為拆成了許多不同的 pass 結果在合成的時候變成 sRGB x N 或是產生像宇宙般不停擴張的 alpha matte。這就是為什麼地方的動畫師需要 linear workflow。




Maor Levi - Together




歐耶~~

2014年6月10日

後遺症


『這會有什麼後遺症?會上癮嗎?像電影那樣?』

這...這王八蛋居然殘害民族幼苗!

『不是啦!我只是...我只是有點擔心他...』

有沒有搞錯啊?現在是什麼情形?這小倆口到底在演哪齣?欸,不對,是一大一小。我往旁邊望著站在櫃台旁的他,他到底去哪找這麼小的女朋友,太過分了吧!差了十幾歲有,只比我小個幾歲就可以....啊啊啊~雖然有點不對勁但真讓人羨慕啊!等等...剛那口吻是把我當長輩在問嗎?哇糙!我該不會已經到了要當人長輩的時候了吧!太誇張太誇張...我是不是該以長輩的身份說些什麼?啊幹但是說這個算什麼長輩啊!不是受人尊敬的事吧!我的初次長輩體驗就要奉獻在這種事上面嗎?

嗯...(長輩mode)

生理上應該是還好,依種類這要說有多嚴重,那在我們那個年代青少年早死一片了。倒是心理上...應該說意識上,妳知道心被掏空的感覺嗎?藥效過後這期間獲得的快樂是要還回去的,立刻喔!全數奉還!可不是分期付款。在那個當下,他會感覺心被掏空了,真的!一滴都不剩!這可不是跟銀行借錢還可以跑去躲起來,在自己的內心是跑不掉的。說來真是奇怪,是為了尋找什麼但最後卻是更空洞的出來。原本以為自己早已沒什麼好失去,之後才意識到能夠失去的還更多。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面對那種空虛,彷彿有一種心靈上的抗體,就像有些人可以忍受悲傷,有些人卻不行,那些無法面對的人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很容易回頭又陷進去,這就很危險了。另一方面雖然可以面對可以忍受,但這種感覺依然存在,我相信這是會日積月累的,至少他目前是擁有抗體可以面對那股強大空虛的人,只是我不知道可以撐多久,我想他自己應該也不知道。能夠抵抗代表他可以從生活中找到其他類似的感受去填補那塊被掏空的區域,但這就不是化學效應,始終得慢慢來。或許你可以幫他,我知道到了某種地步他就不需要用這種方式去獲得快樂,至少在他這個年紀還不需要,如果沒意外的話。(我到底在說啥啊)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這跟妳做的好不好沒關係。至少某些事情妳比其他人有資格,只有妳做得來,欸~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啊!(我真他媽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可以打嘴砲)

我想有人陪伴是好的。(長輩說到悲從中來了...)

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果然是涉世未深啊!太單純了,一眼就看穿了。

『喂!在聊啥?』哇糙嚇死我!突然跑回來要是知道我這個長輩說這些不三不四的,這樣好嗎?『奶茶沒有了啦你要不要換點別的?』

奶茶賣完了?這種店奶茶賣完了怎麼不把鐵門拉下來店關一關算了!

Mobile Edition By Blogger Touch
Template Designed by Douglas Bowman - Updated to New Blogger by: Blogger Team
Modified for 3-Column Layout by Hoctro - Customized by Chordee